您的位置:深度
深度

当前我国港口发展形势分析:制度创新释放新的改革开放红利

2019-03-07 13:26  来源:中国港口协会


1 港口改革开放40周年以来取得的主要成绩和经验


2018年是港口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港口经历从瓶颈制约到总体缓解再到基本适应,局部地区和专业码头适度超前的发展阶段和过程。随着运输需求增长和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我国港口经历快速发展的时期,集装箱吞吐量、货物吞吐量分别于2002年、2003年跃居世界第1。相比1978年,2017年:全国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140亿t,增长约50倍;万吨级以上泊位数量达2 366个,增长约18倍;亿吨大港从无到有达到40个;在全球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前10的港口中,我国均占7席。

我国港口实现从下放管理到市场化改革再到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突破。自1984年天津港率先下放为中央和地方双重领导管理,到2003年《港口法》的出台,通过2轮改革,中央管理的港口全部实现属地化管理,实行政企分开,并改革港口投融资体制,实现港口投资主体的多元化。以港口发展定位科学化、资源利用集约化、港口运营一体化、市场竞争有序化、港口服务现代化为特点的区域港口一体化改革已形成广泛共识并积极推进。

我国港口实现从奋起直追到奋勇争先再到部分领域全球领先的重大飞跃。我国港口加快发展步伐,加强技术创新,迅速改变改革开放初期的落后面貌,无论是建港技术、装备水平,还是作业效率、服务能力,都实现跨越式发展。

我国港口实现从简单货物装卸到以港兴城再到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更好地服务国家战略的重大升级。

回顾我国港口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我们积累了5项宝贵的经验。一是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二是始终坚持在服务大局中当好先行。三是始终坚持改革创新作为发展的根本动力。四是始终坚持做强、做优、做大国有港口企业的中国特色港口发展模式。五是始终坚持弘扬交通文化的核心价值。

2018年11月5—10日,我国在上海成功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11月 6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浦东新区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中心,通过大屏幕了解上海城市精细化管理和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运营情况。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关心上海港洋山港区的建设和发展,还通过视频连线察看洋山港区四期自动化码头,听取码头建设和运营情况介绍。他指出:“经济强国必定是海洋强国、航运强国。洋山港区的建成和运营为上海加快国际航运中心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扩大对外开放创造更好条件。要有勇创世界一流的志气和勇气,要做就做最好的,努力创造更多世界第一。”他希望上海把洋山港区建设好、管理好、发展好,加强软环境建设,不断提高港口运营管理能力、综合服务能力,在我国全面扩大开放、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大作用。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是对我们的极大鼓舞和鞭策,为我们港航业的发展指明前进的方向,必将成为激励我们坚定决心、信心,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巨大动力。

新时代开启新征程,我们要牢记习总书记的嘱托,以勇创世界一流的志气和勇气,把港口建设好、管理好、发展好,续写新时代港口改革发展新篇章。一是中国港口的发展要继续强化战略引领,推动港口高质量发展,把港口改革发展作为交通强国建设的重要内容,加强顶层设计和系统谋划。二是继续改革创新。积极探索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推动智慧、绿色港口建设;完善集疏运体系;创新港口发展新模式;加快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三是优化服务。推进“单一窗口”建设,改善海运贸易便利化条件,创建世界一流的口岸环境。四是完善法规体系。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构建信用管理体系,推进港口治理能力现代化。不断提高港口运营管理能力、综合服务能力,在我国全面扩大开放、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大作用。

2 当前港口发展形势

2018年,全球经济呈现复苏态势,国内经济平稳运行,推动我国外贸进出口业务持续向好。据统计,前3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9.9%,进口和出口贸易总值分别增长14.1%、6.5%,中国对外贸易继续保持平稳增长。受国内经济稳中向好、外部需求回暖、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港口生产形势良好。前3季度,全国规模以上港口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99.5亿t,同比增长2.6%,较上年同期放慢5个百分点,沿海港口增速快于内河港口,内贸增速略快于外贸,其中集装箱吞吐量1.86亿TEU,同比增长4.9%,沿海港口增速略快于内河港口。进入第4季度,中美贸易摩擦对港口的影响可能会有所显现,预计港口生产总体不会有大幅增长,2018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实现小幅增长。

展望2019年,外部挑战依然严峻,贸易摩擦、地缘政治争端和军事冲突此起彼伏,全球经济、贸易格局正受到挑战,大国博弈加剧。国内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一是中国进入全方位开放的新时代,传统经济发展模式即本国生产欧美消费的出口型的后发国家发展路径亟待转型。二是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国内庞大的需求需要通过国际产能合作来满足,中国将由“世界工厂”向“世界市场”转型。三是工业革命是推动世界发展的重要力量。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4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需要建立引进、学习国际先进技术的窗口和平台。通过扩大进口、推动贸易平衡发展、大幅度降税、加快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等措施和一系列制度创新,释放新的改革开放红利。

2.1 港口生产形势分析

2.1.1 集装箱

2018年,全球经济稳定增长且国际贸易较为活跃,带动国际集装箱航运市场需求增长。受此影响,我国港口集装箱业务发展总体平稳,吞吐量实现较快增长。前3季度,全国规模以上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增速达到4.9%,增速较去年有所放缓,但整体仍然保持平稳。从主要外贸枢纽港来看,8大外贸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实现“3个等级”的增长,其中:天津港、宁波舟山港、厦门港、广州港实现较快速度增长,增速分别为5.7%、7.3%、5.2%、7.5%;青岛港、上海港实现较小幅度增长,增速分别为4.5%、4.9%;大连港、深圳港也有微幅增长,增速分别为0.3%、0.8%。从主要内河港口来看,全国规模以上内河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4.1%,其中南京港、苏州港、武汉港同比分别增长2.0%、8.3%、9.3%。

2.1.2 煤炭

2018年以来,煤炭行业积极保障煤炭稳定供应和价格平稳,长协煤炭占比增大且兑现率提高,煤炭需求总体保持增长态势。同时,蒙冀线、大秦线和朔黄线煤炭运量增加,大量煤炭被运往环渤海港口,港口煤炭发运量保持小幅增长态势。此外,由于国内煤炭市场供应偏紧,进口煤炭量大幅增长,前3季度全国进口煤炭量同比增长近12.0%。在煤炭发运量、进口量增长的拉动下,我国沿海港口煤炭吞吐量保持小幅增长态势,前3季度沿海港口煤炭及制品累计完成吞吐量18.34亿t,同比增长2.2%,其中环渤海港口完成煤炭吞吐量6.9亿t,同比增长5.8%。2018年第4季度,预计煤炭市场形势好于前3季度,市场供应将逐渐趋紧:一是受安全、环保等因素影响,煤炭产能释放有限,铁路发运量受到影响;二是冬季沿海电厂耗煤量增加将带动煤炭需求增长;三是进口煤炭很可能再次受限,使煤炭进口量下降,国内煤炭市场将趋紧。

2.1.3 油品

2018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整体维持良好上升势头,我国石油生产、消费保持平稳态势。前3季度,我国原油产量为14 113万t,同比下降1.9%,原油加工量为45 254万t,同比增长8.1%,石油和成品油表观消费量均小幅增长。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2018年前3季度原油进口量同比增长5.9%至3.36亿t,增速与2017年同期相比有所放缓,但进口天然气依然强劲增长,天然气进口量为6 478万t,同比增长34.0%。随着2017年年底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正式投入运营,中国每年从东北通道进口的原油将从1 500万t增至3 000万t,北方港口海运进口原油受到较大冲击,再加上原油价格高位运行,港口石油及制品吞吐量整体增速逐渐放缓。2018年前3季度,全国规模以上港口累计完成石油、天然气及制品吞吐量7.9亿t,同比增长2.9%。

2.1.4 金属矿石

2018年以来,国内钢铁市场呈现“先弱后强”走势,在2季度市场需求不断释放、环保政策持续发力的情况下,市场供需关系得到较好改善,市场价格企稳回升,钢铁产能释放保持较高水平,前3季度全国钢材产量同比增长7.2%。在当前钢材市场强势运行的情况下,铁矿石市场整体平稳运行,但我国进口铁矿石需求有所减弱,主要原因是对澳矿的需求有所减少。2018年前3季度,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80 334万t,同比下降1.6%。受铁矿石进口量下降的影响,我国港口金属矿石吞吐量增速放缓。2018年前3季度,我国规模以上港口累计完成金属矿石吞吐量15.96亿t,同比增长3.8%,其中铁矿石吞吐量14亿t,同比增长1.5%。2018年第4季度,受环保限产政策措施的影响,后期钢铁产量难以增加,铁矿石需求强度下降,铁矿石价格将难以持续上涨,港口金属矿石吞吐量增长乏力。

2.1.5 汽车滚装

2018以来,在关税下调政策背景下,中国进口汽车市场波动较大,呈现供需双双下降的态势。2018年年初,汽车进口量缓慢增长,随着4月国家宣布降低进口汽车关税,跨国公司贸易商采取延迟报关措施,导致2018年上半年汽车进口量同比下降13.4%。自2018年7月1日起,进口汽车关税税率下调政策正式实施,刺激汽车进口量的增长,使7月、8月汽车进口量出现暴涨。受中美贸易摩擦、汽车进口量下降的影响,我国港口汽车滚装业务量增速放缓。2018年前3季度,全国主要汽车滚装码头累计完成汽车吞吐量396.2万辆,同比增长7.0%,较2017年同期下降16个百分点。虽然关税下调政策暂时扭转2018年上半年汽车进口量大幅下滑的局面,但是,由于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汽车加征关税的影响在2018年下半年才逐渐显现,预计2018年我国汽车进口量可能会出现负增长,汽车滚装码头业务量增长放缓。

2.1.6 邮轮

2018年,我国邮轮市场的发展形势依然严峻,出入境邮轮旅客量的增速有所放缓,靠港船舶数量呈现明显下降趋势。据中国港口协会统计,2018年前3季度我国港口(除烟台港、海南港口)共接待国际邮轮698艘次,同比下降14.0%,出入境邮轮旅客量达378万人次,同比增长3.0%,其中仅有上海吴淞口、厦门港、深圳港、广州港的邮轮码头旅客量保持增长。2018年,我国邮轮市场在经历前期的爆发式增长后逐渐进入调整期,主要原因包括:邮轮航线产品单一阻碍邮轮市场的健康长效发展;邮轮港口间只有始发港竞争,合作空间有待开发;邮轮旅客大量的消费支出集中在日韩等地,邮轮旅游对本地经济贡献不足;中资邮轮公司竞争优势薄弱,缺少扶持政策。中国邮轮市场高速发展期即将过去,必须通过整合沿海邮轮港口资源、拓展航线多样性、培育中国沿海邮轮市场、拉动邮轮旅游经济等措施,才能促进邮轮产业健康发展。

2.1.7 多式联运

2018年以来,我国大力推进以港口为枢纽的铁水联运发展,港口企业与各铁路局进一步深化合作。据中国港口协会统计,2018年前3季度全国港口集装箱铁水联运量为329万TEU,同比增长31.7%,其中大连港、营口港、天津港、青岛港、连云港港、宁波舟山港、深圳港等7个港口合计完成集装箱铁水联运量278万TEU,同比增长25.4%。尤其是天津港、青岛港、宁波舟山港铁水联运业务量高速增长,增速均在40%左右。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运输结构调整的决策部署,打赢蓝天保卫战、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提高综合运输效率、降低物流成本,2018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此外,中国铁路总公司也制定《2018—2020年货运增量行动方案》。今后,优化调整货物运输结构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铁水联运的发展将会更上一个台阶。

2.2 港口经营情况分析

据中国港口协会统计,2018年前3季度港口行业19家A股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合计达1 185.8亿元,同比增长9.9%,净利润合计达143.5亿元,同比增长12.7%。港口企业收入、利润增长放缓。大型港口企业装卸堆存收入占比逐渐降低,港口企业主业经营愈加艰难,正逐步转向发展现代港口物流,开展多元化经营。

“十二五”以来,港口行业整体盈利能力和盈利水平呈现下降的趋势。统计显示,2010年以来,我国港口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年均增速仅为2%,净利润年均增速仅为1.8%。此外,港口企业属于重资产企业,从统计数据来看,港口行业净资产收益率整体水平偏低,有的企业净资产收益率甚至低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2017年,在19家港口上市公司中,有8家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低于5%,最低的仅为0.27%。

“十二五”以来,港口市场需求结构调整,市场竞争加剧,装卸堆存主业经营压力加大,港口装卸主业收入、利润逐渐降低,港口企业在主业发展方面艰难前行。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反垄断调查的有关要求,其中仅调降装卸作业费一项,预计约35亿元。据统计,我国8个港口的10家港口企业外贸作业包干费降费幅度最低为11%,最高达33%。港口企业的利润空间在不断被压缩,我国的装卸作业费与国外相比本就不高,降费后费率接近国际最低值。

当前,港口行业同时也面临更加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和激烈的港口竞争市场。一是港口业务增速放缓,成本刚性增长和业务结构变化使港口效益提升面临较大压力。二是港口竞争模式逐渐从量的竞争转为服务质量、科技创新、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竞争。三是当前全球贸易摩擦频发,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均可能影响我国对外贸易和港口行业的发展。

3 港口行业重点发展方向

3.1 抓住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新机遇,积极应对贸易摩擦的挑战

港口是对外贸易的窗口,要主动抓住贸易结构变化带来的新机遇。2018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意见》,主要从4个方面提出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政策举措。一是优化进口结构,促进生产消费升级。二是优化国际市场布局。三是积极发挥多渠道促进作用。四是改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条件。

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指出,要激发进口潜力。一是将顺应国内消费升级趋势,采取更加积极有效的政策措施,促进居民收入增加、消费能力增强,培育中高端消费新增长点,持续释放国内市场潜力,扩大进口空间。二是将进一步降低关税,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加快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发展。

要积极应对贸易摩擦带来的挑战。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对两国港口行业造成一定的影响。考虑到制造业的全球生产链条分布,制裁我国对美出口产品有可能对我国从其他国家进口原材料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其他航线的集装箱运量。建议密切关注中美贸易摩擦对制造业产业链条的传导影响,做好应对准备。

3.2 推进运输结构调整

近期,国务院发布的《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进一步明确推进运输结构调整的主攻方向为“公转铁”“公转水”,要求到2020年,全国货物运输结构明显优化,铁路、水路承担的大宗货物运输量显著提高,港口铁路集疏运量和集装箱多式联运量大幅增长。因此,加快铁路集疏运通道建设,提升水运通道服务能力迫在眉睫。此外,要加快推动铁水联运、水水中转业务发展,在信息互联互通、业务协同、“一票制”等多个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切实推进运输结构调整。

3.3 智慧港口、绿色港口建设

智慧港口是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与港口的融合,在新一轮信息技术变革的背景下,智慧港口引领着世界港口新的发展方向。2017年,交通运输部启动智慧港口示范工程,加快推进港口智慧物流建设,实现港口危险货物管理智能化、监管智能化。此外,还将加快推广北斗技术在港口领域的应用。智慧码头建设引领港口技术进步。随着厦门港、青岛港、上海港的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先后投入运营,我国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建设技术日臻成熟。丰富的技术成果还将被广泛应用于传统集装箱码头的升级改造,从而提升我国港口整体智慧化水平。此外,安特卫普、鹿特丹、阿布扎比等港口已经纷纷涉足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在港口行业的应用值得关注。

在绿色港口建设方面,已逐步建立起一套系统的、全方位的政策环境体系。调整运输结构作为国家环保政策的重要行动之一,京津冀地区港口企业“公转铁”已先行一步,其中:天津港全面停止接收公路散运煤炭、焦炭已1年有余;2019年唐山港曹妃甸港区疏港矿石将全部实现“公转铁”。岸电的建设也越来越得到企业的认同。截至目前,交通运输部靠港船舶使用岸电2016—2018年度奖励资金申请项目已公布3批,总计246个,总金额达7.4亿元。此外,港口加强码头粉尘综合治理、LED绿色照明、港口机械节能减排、LNG清洁能源应用、智能调度系统应用等方面的工作,促进港口节能减排,构建绿色港口。目前,在绿色港口建设中还存在一些实际问题,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和港口企业共同努力解决。

3.4 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

2018年10月31日,世界银行发布《营商环境2019》,我国营商环境的世界排名从2017年第78位跃升至第46位。中国是营商环境改善最大的经济体之一。近年来,港口企业强力推进降费提效,力促营商环境优化提升,并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2017年以来,港口企业积极响应中央号召,主动调低港口装卸包干费,积极推进单证电子化,减少进出口环节,降低物流成本,并取得切实效果。例如通过推进集装箱设备交接单电子化,可节省进出口环节单证快递费用约4亿元,减少集卡司机换单空驶距离,避免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

经过近3年的改革,港口企业费收体系日渐完善。港口企业均根据《港口收费计费办法》要求,实现费目清晰、费率公示。经过几轮降价,目前港口装卸包干费费率水平基本与2001年水平相当。从国际上来看,我国港口企业的装卸包干费并不高于国际同类港口。

从整个进出口环节来看,涉及的收费主体较多,主要包括船公司、港口企业、货代企业、堆场、报关公司、各口岸单位等。目前,港口企业收费项目实现公示,费目清晰,亟待解决的是其他环节费收项目繁杂的问题。部分代理企业附加费等费用名称定义不清晰,通关环节中又大量存在代收代付情形。根据上海口岸海运进口环节费用的统计,船公司、车队、各代理中介等的费用合计约占85%,码头费用约占15%。根据上海口岸海运出口环节费用的统计,船公司、车队、各代理中介等的费用合计约占95%,码头费用约仅占5%。可见,码头所收取的费用在整个海运贸易进出口环节中相较其他主体占比较小。

3.5 深入推进港口资源整合和区域一体化发展,促进港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港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艰巨。集装箱码头能力结构性矛盾较为突出,主要表现在大型国际枢纽港集装箱码头能力亟待提升,区域性港口和支线港口集装箱码头能力富余。煤炭码头、油品码头、矿石码头总体产能过剩。下一步应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通过资源整合、区域一体化发展、跨区域的资源整合和业务协同发展,推进港口转型升级,促进港口企业提质增效。

3.6 探索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

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讲话中再次指出,要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中国将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持续深化差别化探索,加大压力测试,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试验田作用。中国将抓紧研究提出海南分步骤、分阶段建设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加快探索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这是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将带动形成更高层次改革开放新格局。

3.7 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面。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依托,务实推进与沿线国家在港航基础设施领域的深度合作,构筑双方海上互联互通网络,开展港口、海运物流和临港产业等领域合作(主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港口运营管理、港航合作、园区开发等),积极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成果丰富。通过港航合作,共同构建“一带一路”港航物流服务系统,促进港口发展战略对接和运营深度融合,服务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通过“港产城一体化”建设,将港口、产业、城市发展相结合,全面带动沿线国家区域经济发展。通过“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没有上一篇]    [下一篇]
    暂无记录